追求浪漫又忠于现实。

【马家私房蔡】联文预告

大家过年好!!!!!!吃好喝好!

桀宴宴桀:

一声突兀的鹅叫不合时宜地响起,众人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是马佳在和网筐里的大鹅搏斗,蔡程昱毫无形象地蹲在一边录像一边傻乐。


为首的厨子率先反应过来,气势汹汹地去找马佳要卷帘门的钥匙,还碎碎念着什么“见过旅游带特产的没见过环游世界带只大鹅回来的”“每年都有大鹅每年也没见饭桌上有”。


马佳把大鹅收拾服帖了饭馆也被擦得里外锃亮,小老板蔡程昱抱着个果盘咔咔咔嗑瓜子看热闹,招来一记马氏家传脑瓜崩:“去去去帮忙去,别搁这坐着跟个佛儿似的。”蔡程昱说不是我不去是他们给我赶出来了,厨房也飘来一声应和的“小蔡也帮不上啥还是让他嗑瓜子吧”气...

关于《春风沉醉的晚上》的长评

占tag致歉。


第一次写长评,若有不足还望谅解。

长评仅代表个人简陋的见解,超级希望大家可以阅读原文!

长评涉及剧透!希望您能先看原文!
《春风沉醉的晚上》 


文章里佳昱两个人的形象非常动人。

言舟老师选用郁达夫先生的经历来构造了文中马佳的形象,又选用艾芜先生和沈从文先生的经历和性格构造了蔡程昱的形象。

佳是一个成熟含蓄的年长者形象,把珍重掩在每个行动里。

最开始的蔡是一个自尊心强,理想化的少年。他直来直往又敏感,是个愣头青。

所以在那文学沙龙里,他会不自在。他会在给马佳写信的时候犹豫——他认为自己当时配不上和马佳写信。

蔡程昱敏感,然而马佳却全然...

【佳昱】便利贴

灵感片段。纯粹乱写

非常废话非常莫名其妙。非常隐晦。


蔡程昱坐在床边,他轻轻捻起浅黄便利贴的左下角,撕下刚写满了歌词的那一张。他的食指慢慢摩挲着背后的笔迹,触感从指尖传到心底。

蔡程昱把便利贴贴在床旁边的衣柜门上,为了让他贴稳,他用掌心拍了拍。手掌和衣柜门碰撞拍出“砰砰”响声。

他转过头,却没看见星元,想着星元不知道串到哪儿去了。毕竟——他们才分好了组,组内的人也应该大家玩一玩聊一聊。

按理说,他也应该出去和组员们一起闲聊串门。再不济也该去找嘎子哥大龙哥玩会儿。


但是他不想动。他累得慌。

虽说自从参加声入人心来,一直都累,录节目累,练歌累。

可是从未有如此之累。...

【佳昱|旅星记】尾声

此次观星之旅圆满结束

旅星记所有文/画皆可在旅星记tag中获取。

也可在下面链接中一一阅读。


水星 

金星 

地球 

火星 

木星 

土星 

天王星 

海王星 

冥王星 


感谢参与的老师们,也感谢所有阅读的朋友们。

我们在佳期相会,也更期待下一次的昱你相见。

【佳昱|旅星记 21:30】没离开过

上一站:火星 @青瓜味窝窝头 

本站坐标:木星

>五号操作员醛已就位


Warning:一方死亡预警。科学知识不准确。有一些隐藏的暗示,建议减缓阅读速度。


0.

“他们都说木星是失败了的恒星。”——《洛希河》


1.

“那一天之前,我们之间就已有暗暗的引力了。”——《洛希河》


在那天之前,马佳和蔡程昱一直隔着冰河,各自守卫着各自身后的国土安宁。


冰河是两国的边界线,而又因此被人以洛希极限冠名,称之为“洛希河”。

它的水流湍急又冰冷彻骨,又因是由雪水汇集而成,透亮清澈如赤子的眸;也更像是在茫茫平原上安宁祥和流动着的晶莹的纽带。而这片广...

【佳昱/云次方】墙-(一些艰难过程)

灵感骤显。无明确来源。

首次尝试,从现背跨越到au。若有不妥,望谅解。

勿上升真人。

预警在前:压抑/致郁/主要角色死亡/BE。

涉及cp:佳昱/云次方


00.

沙漠上的夜永久地流淌着。没有光能刺破这夜。

茫茫沙海上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。他缓缓地走着,走着——成为漠海上的孤舟。他静默着、一切都静默着。他们像在为什么沉痛地默哀。

突然,有一阵冷风吹过,静默忽而被打破。

苦风过沙石,只留下刺耳的沙沙声,像虚假的哭泣、像窃窃的轻笑、像逐渐靠近的讥讽。


01.

已是白黑发交杂的马佳在这名为“墙”的遗址里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爱人。

尽管只是一张简陋黑白照。

里面的青年...

【佳昱】墙 (梗概)

*梗概

*争取拿出最满意的文字

*毕竟我写了一晚上 没能写出几个字。太痛苦了卡文。


预警在前:压抑/致郁/主要角色死亡/BE。


0.

已是白黑发交杂的马佳在名为“墙”的博物馆里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爱人。

尽管只是一张简陋黑白照。

里面的青年笔直挺拔如白杨。瞳眸清亮,映射着坚定的光。

那清澈的玻璃展柜,一如他这么多年反复想象过的那个青年的瞳眸。

澄澈。无瑕。


照片旁的泛黄的日记上,首先映入马佳眼的只有结尾处两个笔迹稚嫩坚定的字。

“明天。”


(我实在怕自己弃掉它。毕竟写的过分痛苦了。)

(如果它废掉了就算了吧(?))

(究极痛苦)

【佳昱】彩虹和火烧云

*补档 去年520写的。很短很烂,本来不准备补的x

百写不厌的暗恋情节。双向暗恋,偶尔写写甜的。


今天上海的天格外的好看。低沉的黑色的云是毛笔的挥毫,质感柔软又大气。太阳却始终没有落下,那些余晖倾在了微黑的云上,蕴出了酡红的火烧云。在那没有被云覆盖的远方,有着太阳光纯粹的金黄色,不是下午时太阳直射的刺眼,而是温暖柔和的入人心。
对于蔡程昱来讲,这么惊艳的美景只让他想到了马佳。
但他带给他的那惊艳的光,比起这火烧云,多了太多。

这难得的、突破了雾霾的美景、这夏天肆意的色彩泼洒在了天空里,也泼洒了冲动在蔡程昱的心底。
他站在阳台上,拿出手机,对着这天空调色。始终不满意着屏幕中的那与现...

记0303的小字条。

以浪潮喻思绪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名之为思潮。

那,

     “思潮起伏,波澜壮阔。你是之中唯一的扁舟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起伏不定,直抵海的心脏。”...



【昊风/风昊】混沌东京

*小片段。完全不是正文。

正文依旧在遥远的东方。

微意识流。

是狱里的帮带领带的小描写。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句子。前后完全无逻辑。

上升真人胖三十斤。谢谢。

左右就由各位自由心证。开心就好。


他的的确确是一只蝶。

他在混沌的东京,迷乱的快时代,浓墨重彩的黑里。

轻轻、轻轻地。扇动了翅膀。

而那股翅翼下的气旋跨越了大洋,在北京引起了一场风暴。


光陆迷离的东京、混沌杂糅的东京。

东京的蝶引了一场风暴赠予北京的风。


究竟是什么引起的风暴?

是那若即若离的一袭红衣、是随时随地的撩起涟漪的wink、是眼尾上挑时流露出的隐隐的兴味、还是那轻吐在耳畔的不知刻意...

1 / 4

© 艾淼 | Powered by LOFTER